斗牛的软件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回复: 0

幸福是一种真实的生活

[复制链接]

434

主题

434

帖子

135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59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天下午,对面床上住进了一个病人,这使我内心里有点不情愿,可也没有什么办法。几天来,这间病房就住着我和我大姨,我们同吃同住同出进,说说笑笑已经习惯不能容纳外人。
  
  那女人一来,很能说,看样子是平常农家妇人,可一点不怯场,大大方方。
  
  他男人在一旁侍候着,递这递那,在她与我们说话的空隙,听着她的吩咐,不卑不亢,很少说话,沉稳中不时露出笑容。
  
  我睁眼闭眼的躺在床上,主要是我大姨逮着了知己似的家长里短说个不停。
  
  此时,我们是在泰安郊区的一家骨科诊所里,是一个老中医凭着祖传独学而开设的疑难杂症诊室。这对夫妻来自盐城,据那漂亮的妻说,他们两口子天不亮就起床收拾,中途还倒了几次车。他们准备在这长住,大包小包,脸盆锅碗的带了不少,上车下车,每行一步,男人先把一嘟噜东西弄上车,再回头来背她。
  
  她得的是全身风湿性关节炎,两腿站不直,不能行动,双臂弯曲,白嫩的双手胖得怪怪的,指关节突出无法打弯。所以,她说:“很多年了,大门都没有出过,基本上成废物了。地里的,家里的,大人孩子,猪狗牛羊,都得靠他(丈夫)一个人,好歹盼着农闲了还要找活打工,挣下钱供孩子上学给我治病。唉,我这病不知花了多少冤枉钱!”
  
  我大姨听了,更起劲地问长问短,夸她丈夫脾气好,夸她命好,竟然摊上这么个老实疼人的丈夫,“一进门我就看出是个好人了,你好命啊!”
  
  她承认自己好命,可转瞬脸色黯淡下来,说总归也不全是好命,不然怎么得了这样的病!可又一转眼,她的脸色一下便明朗起来,生动地说:“不过,不怕的,我就不相信治不好它。听说这里的医生很灵的,从这回去的那个老乡,现在走路可正常呢。那天,我那口子一听说这消息,我们天不亮就开始赶来了。”
  
  很少说话的男人,开口前习惯性地从床沿欠了欠屁股,说:“是啊,从这里回去的老乡,好的算利落了。你肯定也会好的,肯定会好的。你只要在这安心治疗,什么也不用考虑牵挂。”
  
  整整一个下午,我们的病房成了聊天场,“叽哩呱啦”没有住声。那男人一直光着厚实的膀子,在一旁随时看她的需要,谦和又体贴,是那种男子汉可依可偎的体贴和疼爱。把我大姨羡慕得啧啧连声,最后,想起自己竟然暗自伤神,落下眼泪。
  
  女人是聪明绝顶的灵透女人,一见大姨这样,赶紧说:“好什么命啊,他这是没办法,心里不定怎么嫌弃我呢。无论怎么样,还不是废物一个,一年不知花掉多少钱,让别人跟着受多少累!害得一大家子人一辈子都受穷受苦。哪像你,这么大年纪了,什么也不用做还白拿一千多块工资。我们半年都挣不到呢,你才是有本事又好命的人。”
  
  男人也附和说:“别哭,别哭。你不知道她遭了多大的罪。跟着我,吃的没吃的,穿的没穿的。她是个爱漂亮有志气的人,得了这样的病,人前都去不了,再大的本事用不上,那身上的罪,肚里的苦,不是外人知道的。她命苦着呢,我又挣不来钱。你不要眼馋她,不要眼馋她。”很少说话的丈夫,一提起老婆,口齿伶俐地说了这么多,说完,递给老婆要的毛巾,去默默低头抽烟了。
  
  房间里多了两个人,也就多了很多事。夜里很晚,才静下来。天气闷热,翻来复去睡不着,苦恼透顶。
  
  夜更深更重了,终于烦恼着迷糊了过去,还没有完全睡死,就听对面开始悉悉嗦嗦,低语喁喁。好像女人要撒尿,男人似端过一只盆,女人说新买的盆,不要撒了尿。男人不知怎么办,女人要他下去看看有没有旧盆破盆,拿一个上来。男人开门“咕咚咕咚”下去了,那铁板造的空格楼梯,在深静的夜里,像被人猛不丁用大木锒头击中,无比振奋和兴奋地哼哈有声。
  
  一会,男人又“咕咕咚咚”上来了,找来了旧盆。费了很大的周折,他们那边好歹躺下了,一切还没有安静下来,女人又唉声叹气,说想家想孩子,也热也累,睡不着。
  
  男人“吱吱嘎嘎”地坐起,摸索着趿上拖鞋,对她说:“要不扇一扇吧?”她“嗯”一声。于是,他四处摸黑找可用来扇的东西,到处没找到。女人说:“别找了,我要洗洗头,热死了,痒死了,唉呀,像有小针扎头皮。”
  
  我更加疯狂地烦燥。
  
  男人说那就洗洗吧。说完,开门又“咕咚咕咚”下楼去了。一会,他身重气粗提水上来。于是,他们在这凌晨的黑暗里,在这间狭小闭闷的小病室里,就着床与床窄窄的空隙,摸索着“哗哗啦啦”地洗起了头发。
  
  女人手不能动,嘴一刻也不停下,一会儿这边,这边,用力点,用力搓几下。啊,就这样就这样,真舒服,好呀,可给热死了!一会儿这边,这边,这个地方没有洗着,使劲抓、使点劲抓,向下点向下,嗯,就这样……
  
  他们这么一洗,好像洗了半个世纪般。
  
  天,我感觉没多久就亮了。
  
  我抬头看了看他们,再也不想忍耐,对女人说:“像你,也真是的,虽然是病人,也病了这么多年了。就算再娇气,深更半夜的,你们不休息,也不让别人休息!就算你不休息,你男人几百里地一路肩挑背扛地把你弄了来,不累吗?明天还要给你看病,打针,侍候你,这么晚了,你还在指使他做这做那的,也不让他休息一下,你也不想想,真是的!”
  
  男人赶紧说:“对不起了,我没有什么,我不要紧,打扰你休息了。”这么多年与病人打交道,看来他早已习以为常。第二天,他们又陪礼道歉,深感不好意思,我们便又和好如初。
  
  到麦收时了,男人必须回家割麦子,更牵挂两个孩子和请来看家的丈母娘。
  
  一大早,男人出去买了一大堆吃的用的东西,包括女人换洗的内衣、袜子、卫生巾、雪花膏等等,一应俱全,把脸堆满了笑,嘱咐周围的每一个人,拜托大家照应他老婆,替她打饭,熬药,他很快就会回来。
  
  大家都真心地应承着,让他放一百个心。
  
  其实,十几天过去,女人能够做一些轻微的自理了,所以,大家照顾她是没问题的,可他仍是一脸的无奈和满心的牵挂。
  
  仅仅四五天,他就风尘仆仆赶回来了。身体更健壮,更黝黑,连头发都成了黄浸浸的,给老婆带回来各种家乡爱吃的东西。老婆自是问长问短,问了孩子问老人,问了收成问家畜,好久都有说不完的话。
  
  大家问他怎这么快就把地里的活收拾好了?他说:“还没有完全收好,这两天不打紧的当儿,我抽空过来看看,虽然每天都打电话,怕有什么闪失,这里的饭她吃不习惯,一块儿送一点过来。”
  
  第二天,男人果真匆匆地走了,没有看到他的人。
  
  女人越来越有点样了,能够坐到炉子面前自己熬药,自己扶着墙小心地上厕所了。
  
  男人还是隔三差五跑回来,收拾一回,嘱咐一回,又匆匆离去。
  
  我和大姨要出院回家了。听说我们要走,她竟然一步一步地挪上了二楼,我们都为她高兴。
  
  半月后,我们回去复查,迎面在街上碰见她,女人要出去买饭,虽然走起来还是一拐一扭的,但能走那么长长一段路去买饭,看来真的是希望在即了。
  
  过后,我们没有再回去过。从此,便没有了他们的消息,很快,我为了生活来到了南方,飘浮的心底深处,在忙累苦涩中,常常映出他们的影子,常常想起他们对生活没有多大要求却顽强追求的泰然和幸福。  
        白癜风网友评论怎么治疗白癜风白癜风研究院治疗效果如何白癜风研究院治疗效果如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斗牛的软件

GMT+8, 2021-2-28 23:06 , Processed in 0.35880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X

Copyright © 2020 斗牛的软件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